当前位置:于振海网 > 文集 > 阅读答案 >

小说的丛林

发布时间:2021-10-13 11:24:38来源:于振海网作者:未知文章ID:52977浏览:

【原文】
    小说的丛林
    我在大兴安岭长大,是个典型的“林中女孩”。因为那里地广人稀,所以少时在小镇的路上遇见生人,我会有微微的紧张感。人在那里是少数族类,而动植物却是多数族类。
    我熟悉林中的树木花草,溪流河谷,野猫野兔。一个人在幽深的林中穿行,很少怕过。因为林中枝叶“窸窣——”摇动,窜出来的不是愣头愣脑的狍子,就是炫耀其美丽尾巴的松鼠。我春天去山里采野菜,将采回的分类,人爱吃的先拿出来,用开水焯了蘸酱吃,其余的则给猪当餐后的点心。猪非常喜欢享用野菜,它吃起来摇着比耗子长不了多少的小尾巴,“嗯嗯”叫着,很感恩的样子,这时我就有一种满足感。夏天时我们去河边洗衣服刷鞋子,常常是把洗好的衣服晾在草丛或柳树丛上,就去林中采野果吃去了。都柿、草莓、水葡萄、马林果,红的紫的,熟的不熟的,全往嘴里填,浆果在此时成了最好的口红。到了秋天,大人孩子都爱往林中钻,我们在五彩的落叶中采榛子,蘑菇,把它们晒干了,冬天就有“好嚼儿”了。不要以为到了冬天,林中就没有美味,扒拉开向阳山坡的积雪,可找到未被采摘的红豆,雪中的红豆味道极好,酸甜,有点淡淡的酒味。还有,你可以划开桦树皮,舔舐桦树皮里清香微甜的汁液。守着大山,对贪吃的我来说,就是守着一个零食铺,嘴上是亏不着的了。
    童年时我还喜欢去山里采野花。百合、芍药、绣线菊、马莲花、忘忧草,姹紫嫣红地走进我们家,我们也不讲究养花的容器,酒瓶、罐头瓶、咸菜坛、猪食槽,都可栽花,它们在暗淡的屋子里,照亮我们的梦。这些体验,在我写作以后,都进入了我的小说世界。
    有了丛林的动植物,当然就有活动在其中的人。那些人大概是为了宣示自己作为生命的强大存在吧,喜欢大声说话。又因为寒冷的缘故吧,喜欢大碗喝酒大口吃肉。这些人物的特征,在我的小说中都有所表现。我首先熟悉的是家中的人,父母、姐弟、姥姥、姥爷、爷爷、叔叔、姨舅,在我爱上小说以后,他们以不同方式,隐身而入,也许只是一声叹息,或是一个背影。除了亲人,我还熟悉了邻居,小镇的人和小镇以外的人,他们更是为我塑造人物,提供了最真实生动的原型。
    当然还有那些可爱的动物,比如通人性的狗、隐忍的牛、苦役犯似的马、永远被戏耍的猴子、美丽的鸭子、坚韧的驯鹿、铺天盖地的麻雀、像守夜人一样的乌鸦、以及千姿百态的鱼。它们在多年后潜入我的小说,这些动物不会说话,但在我与它们相处的过程中,听懂了它们心底的话,看得见它们的眼泪,所以它们在我小说中留下了“话语”。
    不能忘怀的,还有园田的果蔬,那带着妖娆花纹的豆角、红彤彤的西红柿、紫莹莹的茄子、碧绿的菠菜和生菜、金灿灿的玉米、多汁的角瓜、甘甜的倭瓜,还有绕着它们飞舞的蜜蜂、蝴蝶和蜻蜓。它们装点餐桌的同时,也装点我儿时的梦。更有那埋藏在土里的萝卜和土豆,这秋收的主角,是地窖的常客,有了它们,一个冬天就不愁蔬菜了。
    不要以为我们的生活总是阳光灿烂,它依然有着浓重的寒霜和阴影。有令人痛苦的疾病,有面对灾荒的无奈,有亲人离世的悲伤,有遭遇人生变故的苍凉。厌倦、羞辱、恐惧,这些人生的负面情绪,就像漫天风雪一样,从来都不曾远离我们。宁静的炊烟下,一个人死去了,他躺在红棺材里,去山上的墓园了;一个活蹦乱跳的孩子,在缺医少药的小镇,一场痢疾就要了他的命;一个男人去采山,被熊袭击,落下终生的残疾;一个伐木工在作业时被大树砸倒,使他的妻子成为寡妇。还有动物们所遭遇的不幸,瘟疫能让一群鸡一夜之间死亡,能让一条忠诚的看家狗永远闭了嘴巴。这样的故事,也都是我少年时代所经历的,所以我作品的“温暖”,总是与痛交织,有着苍凉的底色。
    善良与丑恶,纯洁与污秽,不是人性天空的两极,它们常常相伴相绕。就像环绕我们生活的,既有山间清澈的溪流,也有居民区纵横的污水沟。写出人性的复杂性,才是写出了世界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小说永远有可开掘的空间。
    从现实的丛林穿行到小说的丛林,使我拥有了另一种生活——面向心灵的生活。对我来说,它比现实生活更广阔,也更具诱惑性。在虚构的世界中,我的呼吸更顺畅,更自由和奔放。作家因生长地不同,经历不同,艺术气质不同,也就拥有不同的小说丛林。小说的丛林在想象的世界中,可以无限大。一个作家能走多远,就看他们自己在艺术上的造化了。在这个过程中,坚持很重要,没有对一种文体始终如一的爱,孜孜以求的探索,以及不怕失败的实践精神,再炫目的想法都是空谈。
    每一个将艺术奉为至高神灵的作家,在小说的丛林穿行,都必须踏出独属于自己的路,才能开辟新天地。懂得自省、苦修、仰望,你终将拥有“不干的活泉,永流的江河”(考门夫人在《荒漠甘泉》中所言)。这样的文学之旅,也是一颗凡心得到升华,在泥泞的跋涉中洞见彩虹的最美岁月。
    (取材于迟子建的同名散文)

【问题】
    18.下列对文中加点词语的解说,不正确的一项是(3分)
    A.因为林中枝叶“窸窣——”摇动    窸窣:形容树枝与树叶细小的摩擦声音。
    B.姹紫嫣红地走进我们家    姹紫嫣红:形容花枝招展的样子。
    C.那带着妖娆花纹的豆角    妖娆:形容鲜艳美丽。
    D.孜孜以求的探索    孜孜:形容勤勉努力的样子。
    19.下列对文章内容的理解,正确的一项是(3分)
    A.文章第段中说“我”是个“林中女孩”,这是因为我小的时候在小镇的路上遇到陌生人,会有微微的紧张感,只有在幽深的林中才觉得自在。
    B.文章第段中“照亮我们的梦”一句中的“梦”,与第段“也装点我儿时的梦”一句中的“梦”含义相同,都指我们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期盼。
    C.文章第段中写“隐忍的牛、苦役犯似的马、永远被戏耍的猴子”,写出了成人世界的残忍,反衬出只有孩子才保留着与动物们沟通的能力。
    D.文章第段“不干的活泉,永流的江河”,比喻永不枯竭的现实生活,也比喻作家对生活的思考和对人生的反省,这些是作家创作的活的源泉。
    20.文章三个自然段都运用排比的手法叙写了“我”的生活。这样写有怎样的作用?(5分)
    21.纵观全文,作者笔下的“小说的丛林”具有哪些特点?(6分)
    22.作者说:“从现实的丛林穿行到小说的丛林,使我拥有了另一种生活——面向心灵的生活。”小说的读者也会拥有从“小说的丛林”穿行到“现实的丛林”——重新面对现实世界的生活。请结合一部小说,谈谈阅读之后,你面对现实生活有了怎样的感悟。要求:结合阅读对象的具体内容。(6分)

【参考答案】
    18.(3分)B
    19.(3分)D
    20.(5分)答案要点:
    多角度、生动地再现了“我”少年时期的生活。
    说明了多姿多彩的现实生活是小说创作的源泉和宝库。正是各种动物的命运、田园劳作的收获、身边人们的苦难丰富了“我”的人生阅历,带给“我”思考,使“我”的作品有了悲悯的情怀、苍凉的底色。
    (第点2分,第点3分。意思对即可)
    21.(6分)答案要点:
    带有作者生活经历的影子。
    体现出作者心灵的思考和人生的感悟。
    广大,永远有可以开掘的空间。
    (每个要点2分。意思对即可)
    22.(6分)答案示例:
    阅读《老人与海》,读到桑迪亚哥在海上与鲨鱼搏斗,最终带着伤痕、疲惫,拖着仅剩骨架的大马哈鱼返回海岸。他是一个失败者,因为没有得到大鱼;他也是胜利者,因为他始终没有被打败,捍卫了人的尊严。现实生活中,我们也会身处困境。面对一个又一个困难,有时我们胜算在握,有时则明知不敌。但是心中有英雄桑迪亚哥,我们就会奋力一搏,即使一无所获,起码战胜了自己的软弱和恐惧。从小说的丛林归来,我获得了面向生活的勇气和信心。
 

顶一下
0
0%
踩一下
0
0%
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
推荐文章
  • 春色正中分

    【原文】 春色正中分 刘汉杰 ①二十四节气是古人订立用以指导农业生产的农事历法,早...

  • 祖国最大最美的大峡谷——恩施大峡谷

    【原文】 祖国最大最美的大峡谷恩施大峡谷 恩施大峡谷位于恩施市屯堡乡和板桥镇境内...

  • 秋词

    【原文】 秋词 刘禹锡 自古逢秋悲寂寥, 我言秋日胜春朝。 晴空一鹤排云上, 便引诗...

  • 大风登城书雨

    【原文】 大风登城书雨 陆游 风从北来不可当,街中横吹人马僵。 西家女儿午未妆,帐底...

  • 行路难

    【原文】 行路难 李白 金樽清酒斗十千,玉盘珍羞直万钱。停杯投箸不能食,拔剑四顾心...

  • 棉花糖

    【原文】 棉花糖 那年,老家的炊烟像云朵一样悠悠地飘着。 晌午,父亲拖着一身的泥巴...

  • 做人与处世

    【原文】 做人与处世 季羡林 ①一个人活在世界上,必须处理好三个关系:第一,人与大...

  • 山寺夜起

    【原文】 山寺夜起 江湜 月升岩石巅,下照一溪烟。 烟色如云白,流来野寺前。 开门惜...

  • 灯画的民间艺术形象

    【原文】 灯画的民间艺术形象 钟和晏 ①关于 灯画 的定义,已故民间美术学家王树村在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