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于振海网 > 文摘 >

给每一棵草开花的时间

发布时间:2017-01-12 17:36来源:于振海网作者:李雪峰提取码:32807浏览:

    朋友去远方做事,把他在山中的庭院交给我留守。那是一座幽静而美丽的院落,在一片苍苍郁郁林子的中间,红砖青砖,院子内外鸟语花香,就像是一幅幽美的风景画。我尤其喜欢这个庭院的院子,有半个篮球场大,除了临墙的地方扎了一道篱笆种些时令青菜外,其余的地方都空着。清晨或黄昏时,品一杯茗,搬一把小椅子坐在院子里品茗读书,天空里云舒云卷,或朝阳或落照,耳边是鸟语和缕缕山野清风,这时读一卷旧书,挺有古典的诗意。
    朋友是个辛勤人,院子里常常打扫得干干净净寸草不生。而我却很懒,除了偶尔扫一扫院子里被风飘进来的一些落叶,那些破土而出的草芽我却从不去拔它,任它们潜滋暗长地疯长。
    初春时,在院子左侧的石凳旁,冒出了几簇绿绿的芽尖,叶子嫩嫩的、薄薄的,我以为是汪汪狗或者芨芨草呢,也没有去理会它。直到二十多天后,它们的叶子蓬蓬勃勃伸展开了,我才发觉它们不是汪汪狗或芨芨草,叶子又薄又长,像是院外林间里幽幽的野兰。如果真的是野兰,家有幽兰徐徐绽香,那将多么富有诗意啊。
    暮夏时,那草果然开花了,五瓣的小花氤氲着一缕缕的幽香,花形如林地里那些兰花一样,只可惜它是蜡黄的,不像林地里的那些野兰,花朵是紫色或褐红的。我采撷了它的一朵花和几条叶子,下山去找我的一位研究植物的朋友,朋友一看,顿时欣喜若狂,忙问我这花是在哪儿采到的?我同他讲了,朋友欣喜地恭贺我说:“你发财了!”我不解地望着朋友,朋友兴奋地解释说:“这是兰花的一个稀有品种,许多人穷尽一生都很难找到它,如果在城市的花市上,这种蜡兰一棵至少价值万余元。”
    “蜡兰?”我也愣了。
    夜里,我就挂电话把这喜讯告诉了远在南方的朋友。“蜡兰?一棵就价值万元?就长在我院子的石凳旁?”朋友一听很吃惊。过了一会儿,他告诉我,其实那株蜡兰每年春天都要破土而出的,只是他以为它不过是一株普通的野草而已,每年春天它的芽尖刚出土就被他拔掉了。朋友叹息说:“我几乎毁掉了一种奇花啊,如果我能耐心地等它开花,那么几年前我就能发现它的。”
    是的,我们谁没有错过自己人生中的几株蜡兰呢?我们总是盲目地拔掉那些还没有来得及开花的野草,没有给予它们开花结果证明它们自己价值的时间,使许多原本珍奇的“蜡兰”总是同我们失之交臂了。
    给每一棵草以开花的时间,给每一个人以证明自己价值的机会。不要盲目地去拔掉一棵草,不要草率地去否定一个人,那么,我们将会得到多少的人生“蜡兰”啊!
 

顶一下
2
66.7%
踩一下
1
33.3%
评论列表_给每一棵草开花的时间 发表评论
推荐文章_文摘
  • 王禹偁《村行》译文、赏析

    【原文】 村行 王禹偁(chēng) 马穿山径菊初黄,信马悠悠野兴①长。 万壑有声含晚...

  • 给每一棵草开花的时间

    朋友去远方做事,把他在山中的庭院交给我留守。那是一座幽静而美丽的院落,在一片苍...

  • 站成一棵树

    父亲是在李阳出事的第二天赶回村庄的。 事情也不算大,李阳打了同学。李阳以前也打同...

  • 清明节可以成为“我们的节日”

    清明临近,合肥市文明办提出将在全市开展我们的节日清明节主题活动。此消息一出,有...

  • 一朵午荷

    这是去夏九月间的旧事,我们为了荷花与爱情的关系,曾发生过一次温和的争辩。 爱荷的...

  • 腊月,怀念一种花

    腊月,在故乡,曾经是一种花盛开的季节。 多年来我一直回味着那个大年三十晚上的一暮...

  • 青春并不消逝,只是迁徙

    那一年我25岁,刚考入博士班,安逸于古典世界与学院生活,那里我是小小的桃花源,可以...

  • 记忆里的煤油灯

    煤油灯似乎离我们的生活已经很久远了,许多孩子只有在博物馆、纪念馆才能见到它的身影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