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于振海网 > 文摘 >

刘克庄《冶城》赏析

发布时间:2022-04-20 10:39:32来源:于振海网作者:未知文章ID:61036浏览:

【原文】
    冶城①
    刘克庄②
    断镞遗枪不可求,西风古意满原头。
    孙刘数子如春梦,王谢千年有旧游。
    高塔不知何代作,暮笳似说昔人愁。
    神州只在阑干北,度度来时怕上楼。

【注释】
    ①冶城:在今天江苏南京市内朝天宫一带,这里是春秋时代冶铸刀枪剑戟的中心。
    ②刘克庄:南宋末年豪放派诗人。

【赏析】
    首联紧扣“冶城”。诗人略去具象,纯从大处落笔,以大写意的笔法描写了眼中无比萧瑟、苍凉的今日冶城。千年时间的流驶,使得今日之冶城,欲求一“断镞遗枪”而不可得,无边的旷野,只剩下猎猎西风、茫茫古意。面对此情此景,诗人又怎能没有沉重孤绝的历史感?正如一位新诗人所说:“难为情的,是患了历史感的个人。三十六岁,常怀千岁的忧愁。”
    颔联诗人则思接千载,追怀与冶城相关的古人往事。出句化用辛弃疾名句“天下英雄谁敌手,曹刘”,孙权、刘备,他们不都是一时无两的英雄豪杰吗?最终还不是归为一场春梦!对句化用刘禹锡“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”,王谢风流,盛极一时,如今诗人登临举目,物是人非,也只剩下昔人“旧游”之地罢了。用典、化用前人名句原是诗家惯技,用得好,那叫点铁成金;用得不好,那就叫点金成铁,甚至落得个生吞活剥的骂名。刘克庄这里显然是用得好的。为什么好?一是恰切,孙刘、王谢都是与冶城直接相关的典型历史人物;二是推陈而能出新,刘克庄在前人成句的基础上又能翻出一层新意;三是化用无痕,即使不知道辛弃疾、刘禹锡的名句,也不影响我们对这一联的理解,当然如果知道有前人成句,可以有更多更深的理解,那就是格外的收获了。颈联写得有声有色,尤其是“暮笳似说”,发愁的又哪里是昔人、暮笳?刘克庄在这里“以我观物,万物皆着我之色彩”,化景物为情思,不绝余韵值得再三玩味。
    前三联固然称善,但这首诗最为人称道的却是尾联。诗人之所以“怕上层楼”,并不是个人原因,而是“神州只在阑干北”。北方沦陷已久,诗人担心登临远望,徒增山河破碎的伤感罢了。诗人到冶城来,原本就是要北望河山的;可到了,却言“怕”;“怕上楼”而终于上楼,诗人的内心,是何等的矛盾、曲折、深婉!原来,刘克庄也和同时的戴复古一样,“最苦无山遮望眼,淮南极目尽神州”,都是为金瓯破碎,恢复无望而痛苦不已,都曲折巧妙地抒发了深挚而强烈的爱国之情。有了尾联,诗人就将对南宋王朝的命运的忧虑融入个人登临的意绪,丰富了诗歌的意境,提升了诗歌的格调,植入了诗人自己的基因,从而得以区别于一般的泛泛怀古之作。
    如果非要在这首诗里吹毛求疵的话,笔者以为此诗五个韵脚全用阳平,使得全诗音韵少了点参差变化,似未尽完美。当然,作者或是不以辞害意而了不为意吧,如是,则请读者诸君恕笔者斗胆,付之一笑可也。
 

顶一下
0
0%
踩一下
0
0%
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
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