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于振海网 > 文摘 >

站成一棵树

发布时间:2016-11-16 08:40来源:于振海网作者:陈勤提取码:32364浏览:

    父亲是在李阳出事的第二天赶回村庄的。
    事情也不算大,李阳打了同学。李阳以前也打同学,只不过这一次运气不好,打在了同学的头上,头破了,对方家长报了警。
    在拘留所待了十天,李阳出来了。站在门口接他的是父亲。
    两年不见,父亲的背有些驼,眼睛红红的,凌乱的头发中似乎有几根白发在飘舞。
    李阳只是匆匆地瞥了父亲几眼,便大步向前。
    医药费加上车旅费,肯定不少。老头儿这回一定心痛死了。想到这些,李阳心里竟莫名地掠过一丝快意。
    在心里,李阳一直管父亲叫老头儿。不为什么,只为父亲常年在外,只知道逼着自己读书。母亲早逝,李阳一直跟着七十多岁的奶奶一起生活。
    李阳曾经跟父亲提出,不想读书了。实际上,他已经辍学大半个学期了。
    父亲竟然同意了。
    明天,跟我上山种树吧!父亲说。
    第二天,父亲果真带着李阳,买来树苗,一颗一颗,扛到村外的山坡上。挖好坑,放上树苗,又一锹一锹地培好土。
    你去山下提水吧。父亲说。
    望望蜿蜒的山路,望望山下远远的水田,李阳摇摇头。
    那你在这里待着。
    父亲挑着水桶,下了坡。过了二十来分钟,父亲才挑着水,步履蹒跚地爬上坡。放下水桶,父亲吭哧吭哧地直喘气。
    看着父亲艰难的上上下下,百无聊赖的李阳拿起一个水桶,对父亲说,我们一起提吧。
    二十棵小树苗种好了,站在山坡上。远远望去,只是那么不起眼的一些小黑点儿。
    这次是光明正大的不用上学了,李阳很高兴,每天舒舒服服的睡懒觉,睡醒了就吃饭、看电视、打游戏。两年不见,父亲的脾气不知为啥也变好了,不烦也不唠叨。
   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个星期,李阳却烦了,想找几个哥们儿玩。那几个哥们儿都比他大,都是以前辍学的学生,整天在镇上晃,他们曾经一起抽烟、喝酒、打架。那是一起很刺激的生活。
    一天,李阳偷偷溜出去了,晚饭时候才回来。父亲没有多问,盛好饭端到他前面说,多吃点儿,照料好自己。父亲看着他,眼神里有一丝心疼。他的心便莫名地有些慌,又有些烦,急急地低下头扒拉饭。
    半夜,刮起了大风,尔后噼噼啪啪的雨点敲打着窗户。父亲把他叫醒。叫他穿衣起床,来到门口。父亲递给他一把绳子,自己抱着一捆竹竿。
    父亲带着他来到山坡上。小树苗在风中东摇西摆,无助的晃动。
    给每棵树苗都绑上了竹竿,父亲才欣慰的舒了口气。“树苗太弱,禁不起风雨,把它们扶直了,才能长成参天大树。”父亲边说边擦着满脸雨水和汗水。
    “就这几棵小树……”李阳轻蔑地撇撇嘴。
    隔三岔五的,李阳便出去找那些哥们儿玩。回来的时候,有时带着烟味,有时带着酒味,也有时带着淤青的伤。
    每次,父亲不打也不骂,只是早早地做好饭等他回家,只是用那种惋惜甚至愧疚的眼神看着他。
    每次,看到父亲的这种眼神,李阳心里便烦,便乱,他希望父亲骂自己,甚至打几下也好,就是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自己。
    一有空的时候,父亲便带着李阳上山种树,山坡上已经种了快三分之一了。父亲的理想是种满整个山坡。“等这些树长高了长直了,长成一片树林,不管是阳光普照,还是风吹雨打,树都巍然挺立,那该多好啊!”父亲说着,满脸向往的神色。
    也许有那么一天!看着整齐排列的树苗,看着最先种下的二十棵树苗叶片青翠,已经蹿高了一节,李阳想这么说,却最终没有开口。
    李阳越来越感觉生活的无聊,他无事可做,依旧去找那些哥们儿玩。
    有一天,他走出村口,忽然想到那些树。他回过头,山坡上,父亲栽的树,一行行整齐地排列着,像听话的士兵。在一颗树苗旁边,站着一个身影,笔直,望着他的方向。他揉揉眼睛,没错,那是父亲。
    走过了这么多次,却重来没有想过回头,他忽然想到,也许,父亲每次都站在那里。
    树苗是父亲的理想,它是父亲的理想。
    ④泪眼朦胧中,他看见父亲站在小树旁边,似乎也是一棵树,一棵饱经沧桑的树。
    (选自《百花园》2014年第2期)
 

顶一下
4
80%
踩一下
1
20%
评论列表_站成一棵树 发表评论
推荐文章_文摘
  • 王禹偁《村行》译文、赏析

    【原文】 村行 王禹偁(chēng) 马穿山径菊初黄,信马悠悠野兴①长。 万壑有声含晚...

  • 给每一棵草开花的时间

    朋友去远方做事,把他在山中的庭院交给我留守。那是一座幽静而美丽的院落,在一片苍...

  • 站成一棵树

    父亲是在李阳出事的第二天赶回村庄的。 事情也不算大,李阳打了同学。李阳以前也打同...

  • 清明节可以成为“我们的节日”

    清明临近,合肥市文明办提出将在全市开展我们的节日清明节主题活动。此消息一出,有...

  • 一朵午荷

    这是去夏九月间的旧事,我们为了荷花与爱情的关系,曾发生过一次温和的争辩。 爱荷的...

  • 腊月,怀念一种花

    腊月,在故乡,曾经是一种花盛开的季节。 多年来我一直回味着那个大年三十晚上的一暮...

  • 青春并不消逝,只是迁徙

    那一年我25岁,刚考入博士班,安逸于古典世界与学院生活,那里我是小小的桃花源,可以...

  • 记忆里的煤油灯

    煤油灯似乎离我们的生活已经很久远了,许多孩子只有在博物馆、纪念馆才能见到它的身影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