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于振海网 > 文摘 >

命运之上(节选)

发布时间:2016-12-02 14:25来源:于振海网作者:刘大铭提取码:32459浏览:

    过去的十天中,我蜷缩在这张异国的病床上,等待时间的救赎,母亲则坐在我的床边,我们的手紧紧握在一起。她轻抚着我的头发,亲吻我消瘦的脸颊。这样简单的动作,会持续无数个小时。一天之内,除了吃饭与置换液体,几乎没有人走进我们的小屋。百叶窗向我昭示着昼夜的交替,大片的绿色是我眼中唯一的胜景。我的心沉醉于这安逸的氛围中,一时之间,竟想将时间定格。
    手术已有一段日子了,但我只能微微地向左侧身,我感到右侧肋骨阵阵刺痛,但当我问医生时,他严肃地告诉我,一切都很好,右侧没有任何问题。我渴望能够克制住疼的感觉,转身朝右侧躺着,哪怕一分钟,我也感到心满意足。我想起去年的仲夏,我躺在卧室的床上,因燥热的天气与扰人的蚊虫而大肆地在床上翻滚时的情景,一年过去了,我却失去了转身的能力。倏然间,我发觉自己未能好好体味、珍惜那些自由的时日。我终于明白,越是简单的东西,在失去后就越发显得珍贵。我庆幸着,此刻自己还可以自省。
    当下的情况是,我迫切地想翻身,朝右侧翻身。我发誓,无论多么疼,也一定要在今天翻向右侧。这是我在心底对自己要求的底线,一种发自灵魂的尊严,与潜意识中对自由的渴求。
    趁着母亲为我分拣饭菜的间隙,我用左手支起身体。我清晰地感到,身上每一根汗毛都战栗起来,它们仿佛预感到了将要到来的危险,个个惊慌地摇摆着。我开始向右侧用力,一点点将力量集中至腰椎,1度,10度,40度,我用胳膊的弯曲程度丈量着翻身的成果,90度就能成功了!我未感到疼痛,哪怕一丝一毫的疼痛也没有,当我翻转至70度时,我甚至以为自己已经康复了!我怀疑自己,疼痛只是长久以来的幻觉,真正阻碍我的,是内心的恐惧与虚妄的假想。医生是对的,或许我真的蒙蔽了自己。
    五分钟后,我已经完全向右侧躺着了,无与伦比的喜悦让我一时失去了语言能力。映入我眼帘的是截然不同的风景:蓝色的门框,淡黄的墙面,白色的地板,以及我那诚恳的老友——那辆深红色的轮椅。我感到脖子传来无与伦比的舒爽,几天来,右侧的肌肉以惊人的速度衰退着,直到现在,它才重新派上了用场。
    “妈,我翻身了!”
    母亲转过身来,略微愣了几秒后,快速地向我走来。我张开双臂,我们紧紧地抱在一起。
    “妈盼这一刻好久了,好样的,儿子,你是最勇敢、最坚强的战士!”
    我又想流泪了,尽管这是一个极为平常的动作,但于我而言,却是最真实、最重大的胜利。当下,我只想保持这个动作,尽情享受这独一无二的视角,感受肌肉的舒畅与坚持带来的收获,我又一次燃起了对明天的渴望,我预感到,它一定会十分生动。
    这是我真切的梦想,我愿为它付出一切!我成功地向右侧翻身,不仅仅翻过了残破的躯干,更重要的是,灵魂也翻天覆地。
    (选自《读者》2014.8)
 

顶一下
2
66.7%
踩一下
1
33.3%
评论列表_命运之上(节选) 发表评论
推荐文章_文摘
  • 王禹偁《村行》译文、赏析

    【原文】 村行 王禹偁(chēng) 马穿山径菊初黄,信马悠悠野兴①长。 万壑有声含晚...

  • 给每一棵草开花的时间

    朋友去远方做事,把他在山中的庭院交给我留守。那是一座幽静而美丽的院落,在一片苍...

  • 站成一棵树

    父亲是在李阳出事的第二天赶回村庄的。 事情也不算大,李阳打了同学。李阳以前也打同...

  • 清明节可以成为“我们的节日”

    清明临近,合肥市文明办提出将在全市开展我们的节日清明节主题活动。此消息一出,有...

  • 一朵午荷

    这是去夏九月间的旧事,我们为了荷花与爱情的关系,曾发生过一次温和的争辩。 爱荷的...

  • 腊月,怀念一种花

    腊月,在故乡,曾经是一种花盛开的季节。 多年来我一直回味着那个大年三十晚上的一暮...

  • 青春并不消逝,只是迁徙

    那一年我25岁,刚考入博士班,安逸于古典世界与学院生活,那里我是小小的桃花源,可以...

  • 记忆里的煤油灯

    煤油灯似乎离我们的生活已经很久远了,许多孩子只有在博物馆、纪念馆才能见到它的身影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