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于振海网 > 文摘 >

鹿的父亲

发布时间:2022-01-21 21:29:53来源:于振海网作者:未知文章ID:9953浏览:

    我们的旅行队刚走下奈良车站,就被当地的小贩们重重地包围了。他们手上捧着各种土产和风景画片来争售;在那些风景画片上,最先引人注意的,便是奈良的森林和群鹿。在街道两旁的店铺里,几乎每家都在卖着鹿角,和鹿角制成的各种玩具。等我们的旅行队走到奈良山下,又看见大批的鹿群从远处走来,鹿群走进人群,然后把我们引导着走进山林。
    清晨的阳光,由高耸着的树缝间射进来,鹿群从斜射正点的阳光中一队一队的走过。鹿群把我们引进山林的深处;把我们引到嫩黄的草坪上;它们摇着耳朵,低下头,屈下两足,摆着短小的尾巴,像个小孩子一样地在草坪上翻着跟头,并且做出各式各样的把戏,似乎在要求过路的游人,给它们一些面包和大饼。奈良的居民告诉我们,这些鹿都是所谓“神鹿”,有一万八千多头,据说这是从前仁德天皇放生在此地的。并且,这些神鹿都有国家的俸养,自小国家就给予它们一份粮草。而且这些神鹿的生命都由它们法律的保障,如果有人杀害了鹿,就和得罪了皇亲国戚一般地,须受国家公法的制裁。
    当我们散队的时候,落日已经西斜了。三月的夕阳,温和的洒在半山之间和树林的顶上。我独自走向归途,好像听到吹喇叭的声音,同时,又看到各方面的鹿群,统统越过山巅,穿过森林,甚至于抛弃了人们所给予的食粮,急速而飞奔地向那喇叭声音的方向驰去。
    这时候,我仿佛也被震动了,于是也追随着鹿群向喇叭的声音前进。在山林中约摸走了一里路,看见四面八方的鹿群不断地像水一样地流来,并且喇叭的声浪越听越清晰了。我便攀上树缘了望远方,看见远远的山谷间一块很大的岩石上,立着一位白须的老人。我又跳下树缘,慢慢地走近老人的身边,但他并没有关心。他穿着青色的短笠,不时地举起那扎着红布的黄铜的喇叭向山顶、水边、森林间召唤他的鹿群。夕阳反照着他的红色的面颜,他比松柏还要健康。奈良的居民常常谈到那“鹿的父亲”的,大概就是这健康的老人吧?
    在老人立着的大岩石的后边,有一方用石墙围绕着的很大很大的园囿①,园囿的前方有用粗木制成的栅栏,栅栏的门屏紧紧地关闭着。在那园囿的短墙里面,隐约可以看见无数计的麦饼摊放在地上。几万头的鹿像蚂蚁一般地麋集②在园囿的周围:有些立在岩石上,有些伏在草坪上,有些排成队伍似的,驯服地在等待它们父亲的命令。
    喇叭的音响渐渐在空谷间消沉了。老人缓缓地走下演示,挤在鹿群之前,把木栅栏开了,鹿群就像潮水一般地涌进去,所有的鹿群完全被关闭在园囿里了。老人依旧锁上园门,提着喇叭,蹒跚地走上归路,在他身后,拖着衰老而寂寞的长影。
    我跟随老人,和他攀谈起来:
    “我是中国人。像奈良这样的鹿,在中国看不到,向你老人家这样的有趣生活,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呢。”
    “哈哈,在你看来也许很有趣,可是在我,我巴不得早些忘掉呢。”
    “为什麽要说这样伤心的话呢,老人家?”
    “我虽看管了这许多年的鹿,其实,我比鹿还不如。公家除了同鹿一样地供给我一些住食之外,一个工钱也不给。神鹿有游人给他们野食吃,可是,我除了一天两餐制外,只有吃太阳了。”
    “那麽,你的孩子总可以津贴津贴你吧?”
    “孩子?他们的白骨早化成灰了。”老人带着沉痛的语气,“从前,我的孩子不和你一样地年青,不和你一样地在东京念书的吗?可是,日俄战争开始了,把他的生命送在战场上,接着,她的母亲也为了悲痛她的孩子死掉。天皇的恩典赐下的抚恤金,只够他们母子两个的火葬。因为这样,我才流落到这儿来看管神鹿的。你看,我现在就像个叫化子了。”
    “老人家,那些可爱的鹿,不和你养的孩子一样吗?”
    “呀,年轻人,你真不知道我的责任哪!天明就得放它们出来,晚上还要做好食料在园子里。如果发现掉一头,我得找遍山岭,有一头死了,我得呈报关停,如果那是被人杀害的,那就不得不请我坐牢了。地方上的人寻我开心,喊我做‘鹿的父亲’,其实,我不过是它们的奴隶罢了。”
    我和老人一路谈话一路前进,老人拖出他用鹿角做成的烟斗,从白须间喷出一阵阵的青烟。无数的昏鸦在树头上飞旋,夕阳向西方的山谷间沉落了,只有对面的山顶上还残着一些红色的阳光。暮霭弥漫了山野,归途中已经看不见鹿的影子;只有森林,山谷,和两个异乡人的谈话,那就是我陪伴着鹿的父亲。
    【注】①园囿(yòu):供游玩的花园或动物园。②麇(qùn)集:聚集;群集。
 

顶一下
0
0%
踩一下
0
0%
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
推荐文章